路在江湖 第四章鶴劍神威

小說:路在江湖 作者:農夫古月 更新時間:2019-10-09 05:05:17 源網站:筆趣閣
  童飛說道:“在下以救人為本,從未想過要去殺人。如果,不是那人真的該死,我也只是小小懲戒,銀針打穴廢去他的部分武功。”趙慶壽一聽此言恨恨的道:“這么說我這條胳膊也就廢了。”童飛道:“剛才這一針只是阻斷了你這條胳膊上的部分精脈,使你不可再濫用武力,對于日常生活卻并無大礙。”苗天虎道:“童飛,看你是個人才,如果愿為本教效力,本壇主一定保舉你成為本教圣醫堂堂主。”天尊教不但下設三處分壇,還另設一堂,這就是圣醫堂。圣醫堂不掌管教內的大小事務,只負責研究藥理配制毒藥,網絡了一批江湖上用毒和解毒的高手,他們也只受命于教主一人,就連四大護法長老也無權過問。童飛道:“道不同不相為謀。”苗天虎冷笑一聲道:“童飛,你執意要和本教為敵,今天你就別想活著離開。”話音一落,以猛虎下山之式猛撲而來,童飛身形一晃,橫著飄出一丈有余,轉身想走。也就在這時司馬劍踏空而至擋住了童飛的去路。苗天虎見司馬劍趕到心中大喜。只見司馬劍手**笛踱步到童飛面前道:“能讓我黑虎壇正副壇主二人聯手久戰不下,而且還受了傷的人,一定不是江湖上無名之輩,敢問這位朋友尊姓大名。”童飛抱拳道:“在下童飛。”司馬劍一聽此人就是神醫童飛,也不由得肅然起敬,拱手道:“原來是神醫童飛,久仰大名,只是一直無緣識荊,今日一見果然氣度不凡。”童飛見司馬劍一人而來,沒有看到張一業,不免擔心張一業的安危,于是問道:“張老前輩他…。”司馬劍道:“張一業擔心他兒子一家的安危,又怕他走了之后,我出手傷了你們,才故意將我引開,他真不愧是天尊老人的門下弟子,武功高不可測。”言下之意,張一業已然脫身而去。

  司馬劍微微一笑道:“童神醫,咱們都是武林中人,梅教主又非常愛惜像你這樣的人才,不如和我一起到分壇一敘如何?”童飛道:“在下,只是個懸壺濟世的郎中,家中還有病人在等著在下,容日后親自登門拜訪。”司馬劍一聽此話,臉色就變得有點難看,淡淡的道:“這么說,閣下是不給在下這點薄面。”苗天虎早已按捺不住,踏前一步就想動手,司馬劍揮手阻止道:“退下,我到要看看他有何能耐。”說完揮笛而上。司馬劍玉笛翻飛,童飛一時被逼的手忙腳亂。童飛手握銀針彈指射出,司馬劍身經百戰早有提防,但等他發覺還是遲了一步,被銀針穿衣而過,雖然沒有受傷可也嚇出了一身的冷汗。童飛的銀針是用手指彈射而出,不像別的暗器甩手打出,因此動作小沒有任何的征兆。

  司馬劍被童飛用銀針射穿了他的衣衫,不由得惱羞成怒,一陣狂攻,怒聲道:“童飛,今天我要殺了你。”司馬劍笛招奇幻,玉笛竟然脫手飛出劃了個弧形從左側擊來,而這正是童飛的退路。童飛擰身錯步玉笛擦面而過,玉笛是躲了過去,可司馬劍的雙掌已擊在了童飛的胸口上,童飛口噴鮮血向后飛去。司馬劍伸手接住玉笛,如影子般飛身而去,他要治童飛于死地。就在這時突然傳來暗器破空之聲。司馬劍聞聲辨位伸出二根手指,將射來的暗器夾在兩指之間,身體倒翻退,退出去一丈多遠。再看手中所接到的暗器,原來只是片樹葉,司馬劍是又驚又懼又氣氛。這時,司馬劍才發現不遠處站了一人,此人一縷長髯身材魁梧斜挎著一柄寶劍威風凜凜。來人抱拳道:“此人己受重傷,還請這位兄臺能高抬貴手放他一條生路。”司馬劍又羞又忿已失去往日風范,冷笑道:“放了他也行,閣下必須先勝了在下再說。”說完步下一滑已向來人撲了過去,玉笛向來人胸前膻中穴點去,來人不想和他動手,急忙后退,司馬劍上前幾步玉笛一挑向著來人下顎擊去,來人見司馬劍步步緊逼也不由火起,拍出兩掌把司馬劍逼退一步。伸手‘嗆’的一聲劍已出鞘,兩人又大戰了三四十個回合,仍然是不分勝負。

  就見司馬劍玉笛輕點,向著來人三陰交穴點去,來人用劍下擋,不想司馬劍一抬手玉笛脫手而出,翻了個筋斗掉轉頭來敲打來人的章門穴,雙掌也同時拍出。司馬劍這幾招不但快,而且狠辣,招招不離對方要穴。只見來人寶劍一豎,劍尖輕點玉笛而劍身也正好迎向司馬劍雙掌,司馬劍急忙收招,要不是他見機的快,這雙肉掌恐怕真的要分家了。司馬劍回手一帶已把玉笛抓在手中。司馬劍看了一眼受了重傷的童飛一眼,也不問來人是誰,轉過頭朝著苗天虎和趙慶善呵斥了一聲道:“走。”苗天虎還想說什么,可當他看到司馬劍陰沉的臉時,不由得把想說的話給咽了回去,帶著趙慶善跟在司馬劍后面走了。

  童飛一見來人他認識,正是鶴劍山莊的主人石萬田,二人曾經見過二次面。石萬田忙上前扶住童飛道:“童神醫傷的怎么樣了。”童飛道:“沒事,我還挺得住。”說完話童飛從藥囊之中取出二粒‘九死回魂丹’服下,慢慢調息了一下對石萬田道:“多謝石大俠救了在下一命。”

  石萬田微微一笑道:“童神醫不必客氣。”看了看童飛道:“看來你傷的可不輕啊。”童飛干咳了兩聲道:“司馬劍的‘七煞掌’果然厲害,要是換作別人也就很難活命了。”石萬田吃驚道:“他就是司馬劍?聽說此人武功很高,他的獨門武功‘七煞掌’更是武林一絕,即使是內功深厚之人中了‘七煞掌’,如果得不到急時的治療,七日之內也將命喪黃泉。”童飛苦笑著道:“他雖然要不了我的命,可也要讓我靜養一段時日了。”石萬天聽了道:“我正好借此機會請你到我的鶴劍山莊一敘。”說完爽朗的哈哈大笑起來,聲若洪鐘,豪氣沖天。童飛被帶到了鶴劍山莊,這一住就是三年。石中玉和葉靈跟著童飛向山上走去。一路上葉靈蹦蹦跳跳活潑可愛,這時,不知從哪飛來幾只不知名的小鳥,體態優美鳴聲悅耳。葉靈一見好不喜歡拍手叫道:“好漂亮的小鳥。”童飛一見,問葉靈道:“喜不喜歡。”葉靈連連點頭。童飛又問葉靈道:“要不要抓一只來玩玩?”葉靈開心的拍手道:“好啊。”就見童飛腳踏樹干‘身似拂柳、步似游蛇’攀升了一丈多高,此時小鳥似已警覺展翅欲飛,只見童飛伸手一招,小鳥竟然飛入童飛手中。

  童飛將小鳥交于葉靈手中,葉靈輕撫小鳥笑著道:“謝謝童伯。”童飛轉身對石中玉道“玉兒,你不是說想學點醫學方面的知識嗎?”石中玉道:“是。”童飛點頭道:“好,那從今天起我就教你學習針炙。”石中玉問道:“針炙?”童飛笑道:“是啊!我可以先教你學習針炙,然后,才慢慢和你講解一些用藥方面的知識。”其實,童飛教石中玉醫術只是想慢慢把他往練習武功方面引導,這也是他和石萬田事先訂下的計劃。一天,石萬田把童飛叫到書房,讓坐之后開口說道:“童大哥,小弟有一事相求。”童飛看了看石萬田不知他有何相求就說道:“賢弟請講。”自從童飛來到鶴劍山莊之后,二人就以兄弟相稱。石萬田嘆了口氣道:“你我兄弟都是江湖中人,扶危濟困嫉惡如仇,也得罪了不少黑道上的人物,特別是天尊教,這兩年,天尊教為了擴大勢力范圍,殺害了不少江湖上有正義感的武林毫杰。”童飛也深深地嘆了口氣道:“是啊!梅笑天為達目的什么手段都使得出來,他也一直視我為眼中釘,因為我醫救過好幾位在他認為該殺之人,這三年來他一直都沒忘了我,還對我下了‘必殺令’。”石萬田慢慢站起身來,倒背著雙手,在屋里來回踱了幾步道:“我倒不是擔心自身的安危,我是擔心玉兒。”童飛道:“賢弟是不是擔心玉兒他不會武功。”石萬田點點頭道:“玉兒從小就不喜歡練習武功,如果哪天有人尋仇,玉兒他又如何能夠自保。”童飛笑了笑道:“玉兒宅心仁厚,不喜歡打打殺殺這也是情理之中,賢弟請放心這事就交于我來辦。”石萬田見童飛如此說非常高興道:“那我就把玉兒的事拜托給童大哥了。”因此,一開始他就想從教石中玉針炙方面入手。要知道銀針打穴‘銀針救人亦奪命’是他的成名絕技之一。而且,練習銀針打穴還需要深厚的內功,這些他把都會慢慢加以引導,現在,需要的是怎樣才能讓石中玉對針炙產生興趣。葉靈聽童飛說要教石中玉針炙就嚷嚷著要學,童飛笑著道:“針炙是男孩子學的,過兩天我教你抓小鳥的功夫好不好。”葉靈調皮的眨眨了眼睛道:“這么說你就是我的師傅了。”說完話跪地便拜,童飛被她搞的愣在當場。葉靈速迅站起笑道:“師傅,這可是你自已說的,你可不許耍賴。”童飛哈哈笑道:“好!好!不耍賴,能收到像你這么聰明靈利的徒弟,為師得高興還來不及呢!”葉靈歪著腦袋問童飛道:“那師傅什么時候可以教徒兒練功夫啊!”童飛把葉靈拉到一邊小聲問葉靈道:“想不想和玉兒一起練。”葉靈點了點頭,童飛笑了笑回到石中玉身邊,對石中玉道:“走,我們一起到山上去采點草藥去。”三人在山上采了點草藥。此時,已近晌午,三人下山返回山莊。分手時童飛對石中玉道:“玉兒,下午來后院一趟。”石中玉點頭稱是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八零電子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路在江湖,路在江湖最新章節,路在江湖 筆趣閣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,與本站立場無關
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,請發郵件至admin#80vo.com,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。
Copyright©2018 八零電子書txt小說下載
豫ICP備14029001號-1
pc蛋蛋加拿大走势图